教育,可以优雅自然一些

教育,可以优雅自然一些

  (已经入选《旅途1+1教育周刊》 480期   2016年5月6日

江苏金湖  吴要金

人会随着岁月的轮回而逐渐老去,可是,在人生的旅程中,有一种情怀却永远不会变老,那就是作为一名教师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和痴情。这情怀已化作了满天耀眼的星星,闪亮在每个学生的心灵深处,那么优雅自然。

上周一,我接到了一个从外地打来的电话,只听电话那头传来甜美的女声:“请问是吴老师吗?我是您的学生孙某某,您还记得吗?”我先是一怔,继而反应过来,连忙回答:“记得呀,你就是那个能歌善舞,喜欢练习书法的孩子?”她是我刚刚参加工作时所教的学生,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四五年,可我对她的印象较为深刻。

那时,她常常扎着两条羊角小辫儿,性格和她较快的语速一样直爽得很,走路一蹦一跳的,还不时挥动着手臂,哼唱着歌曲。她学习成绩中等,喜爱书法,整天缠着我教她写毛笔字。当时,虽然非常关注学生的考试成绩,可也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,学校专门成立了腰鼓、竖笛、书法、剪纸等十多个兴趣组,每到课外活动时间,都要组织学生开展相应的活动。因为我有着一定的书法特长,自然就每天辅导着十几个孩子进行毛笔书法训练。

一天,我照例来到书法教室,却见她的座位上空无一人。我很纳闷:“今天怎么没有来上课?”于是问其他同学,原来她爸爸认为练习书法会影响学习成绩,就责令她不要再参加兴趣小组,呆在教室里做着她爸爸布置的课外作业。应试教育的影响根深蒂固,不是一时能改变过来的,况且,我一己之力也有限,唯一能做的就是慢慢做家长的思想工作。

放学后,我到她家进行家访,只见她小书房的墙壁上贴满了书法练习纸。我为她的勤奋感到高兴,就和她爸爸攀谈起来。经过我的努力,终于和她爸爸达成协议,在不影响功课的前提下,适当进行书法训练。

之后,她变得内向了许多,也不像以前一样整天缠着我教她写字了。再后来,她升到了中学,和我失去了联系,不过,偶尔在一些书法比赛中,还能见到她的名字出现在获奖者之列。

时隔二十几年,我一直没有她的音信。这次,她在一位同学那里得知了我的联系方式,迫不及待地和我联系,一是向我汇报她已成为某市级职业书画师的现状,二是向我表示感激之情。我通过她的微信圈,时常看到她外出创作活动的情况,欣赏着她的书法作品。

身在乡村任教,她成了我的骄傲。不过,现在大多数农村孩子被应试所困,即使学校组织一些兴趣组,常常也是敷衍罢了。加上信息业的不断发展,家访已被逐步取代了。整个教育似乎失去了往日的优雅,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自然地深入到学生的内心。我真感到有点儿不适应。